当前位置:王中王精准一码一肖 > 学者观点 > 这是在狡辩吗

这是在狡辩吗

文章作者:学者观点 上传时间:2019-11-02

采访庆亲王奕劻,可费了老大劲。这位在太后面前紫得发黑的勋贵,在媒体上的曝光率仅次于太后、皇上和李鸿章,但生性似乎并不爱跟媒体打交道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采访庆亲王奕劻,可费了老大劲。这位在太后面前紫得发黑的勋贵,在媒体上的曝光率仅次于太后、皇上和李鸿章,但生性似乎并不爱跟媒体打交道。

采访庆亲王奕劻,可费了老大劲。这位在太后面前紫得发黑的勋贵,在媒体上的曝光率仅次于太后、皇上和李鸿章,但生性似乎并不爱跟媒体打交道。

这位老兄的名声并不太好,坊间都传他能力平平,贪财无数,但就是命好得很。自从光绪十年恭亲王奕被太后冷落后,就从边缘宗室步步跃入中央,先后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、首席军机大臣、总理外务部。1911年内阁成立后,任首位内阁总理大臣。尤其是别人有喜事,他就升官。咸丰帝三十岁大寿,他从贝子晋封贝勒。同治皇帝结婚,他加郡王衔。光绪皇帝结婚,他自己得了赏赐不算,儿子载振也跟着封官。慈禧太后六十大寿,他晋封亲王。戊戌变法那年,也就是1898年,他获授“世袭罔替”,成为清朝历史上第十二位世袭罔替的亲王,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“铁帽子王”。

这位老兄的名声并不太好,坊间都传他能力平平,贪财无数,但就是命好得很。自从光绪十年恭亲王奕被太后冷落后,就从边缘宗室步步跃入中央,先后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、首席军机大臣、总理外务部。1911年内阁成立后,任首位内阁总理大臣。尤其是别人有喜事,他就升官。咸丰帝三十岁大寿,他从贝子晋封贝勒。同治皇帝结婚,他加郡王衔。光绪皇帝结婚,他自己得了赏赐不算,儿子载振也跟着封官。慈禧太后六十大寿,他晋封亲王。戊戌变法那年,也就是1898年,他获授“世袭罔替”,成为清朝历史上第十二位世袭罔替的亲王,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“铁帽子王”。

很早前就计划着采访这位“大人物”,私心想着也能上个大头条,但“不怕阎王怕小鬼”,这采访函递交上去,便石沉大海,恐怕早就被一帮门人给压箱底了。所以,今天岛叔接到庆王府来的复函,着实一愣,心头又暗自窃喜,赶紧收拾装备,匆匆赶往庆王府。

很早前就计划着采访这位“大人物”,私心想着也能上个大头条,但“不怕阎王怕小鬼”,这采访函递交上去,便石沉大海,恐怕早就被一帮门人给压箱底了。所以,今天岛叔接到庆王府来的复函,着实一愣,心头又暗自窃喜,赶紧收拾装备,匆匆赶往庆王府。

话说这庆王府,还挺有来头,住在里面的人物都响当当。和珅知道吧?就是他的旧宅。这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后的两家主人,都以贪腐知名,难道也是缘分?呵~

话说这庆王府,还挺有来头,住在里面的人物都响当当。和珅知道吧?就是他的旧宅。这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后的两家主人,都以贪腐知名,难道也是缘分?呵~

思忖间,便来到了王府门口。咣咣咣,扣了门环。“谁啊?”朱红色的大门咧开一口子,门内探出一贼头鼠脑的家丁,把岛叔上下一番打量,懒懒地说道,“找谁?”岛叔忙躬身上前,递上名刺和采访复函。那家丁爱答不理地接过去,瞄了几眼,嘴里囔囔地念道:“侠客岛,采访——”,然后一翻眼,“不巧了,今儿个王爷不在家。”然后也不关门,就翻了个白眼,在门内抖腿。

思忖间,便来到了王府门口。咣咣咣,扣了门环。“谁啊?”朱红色的大门咧开一口子,门内探出一贼头鼠脑的家丁,把岛叔上下一番打量,懒懒地说道,“找谁?”岛叔忙躬身上前,递上名刺和采访复函。那家丁爱答不理地接过去,瞄了几眼,嘴里囔囔地念道:“侠客岛,采访——”,然后一翻眼,“不巧了,今儿个王爷不在家。”然后也不关门,就翻了个白眼,在门内抖腿。

这种卑鄙的伎俩岛叔见多了,于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百元大钞悄声递了上去,赔笑道:“给小哥买酒吃。”这家伙倒也不客气,装作无事一样揣入口袋,一挥手,“进来吧。”岛叔心想,人说庆王府上下都贪,这一日来找庆亲王办事的无数,门房倒是好生意。

这种卑鄙的伎俩岛叔见多了,于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百元大钞悄声递了上去,赔笑道:“给小哥买酒吃。”这家伙倒也不客气,装作无事一样揣入口袋,一挥手,“进来吧。”岛叔心想,人说庆王府上下都贪,这一日来找庆亲王办事的无数,门房倒是好生意。

比起上次岛叔采访雍正爷,庆王府的规模自然不如紫禁城戒备森严,但穿堂过径,花草怡人,别有一番景致。

比起上次岛叔采访雍正爷,庆王府的规模自然不如紫禁城戒备森严,但穿堂过径,花草怡人,别有一番景致。

不多时,便来到书房,家丁一通报,岛叔便见到了这位权倾朝野的庆亲王奕劻。一张瘦长的马脸,留着希拉的山羊胡,眼神虽迷离,但不时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狡黠。奕劻懒懒地靠在大大的圈椅中,伸出苍蝇拍一般皱了皮的手,示意岛叔坐下。

不多时,便来到书房,家丁一通报,岛叔便见到了这位权倾朝野的庆亲王奕劻。一张瘦长的马脸,留着希拉的山羊胡,眼神虽迷离,但不时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狡黠。奕劻懒懒地靠在大大的圈椅中,伸出苍蝇拍一般皱了皮的手,示意岛叔坐下。

家丁沏了茶。奕劻端起杯子抿了抿。良久,才缓缓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本王今天要找你们侠客岛吗?”

家丁沏了茶。奕劻端起杯子抿了抿。良久,才缓缓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本王今天要找你们侠客岛吗?”

“这……”未等岛叔作答,奕劻突然“哼”了一声,“昨天中纪委的那篇文章你没看到?说本王贪腐成性,还是‘裸官’!本王虽不才,但也是孔孟门生,家教甚严,为官也是楚楚衣冠,如何会裸身?成何体统!”

“这……”未等岛叔作答,奕劻突然“哼”了一声,“昨天中纪委的那篇文章你没看到?说本王贪腐成性,还是‘裸官’!本王虽不才,但也是孔孟门生,家教甚严,为官也是楚楚衣冠,如何会裸身?成何体统!”

岛叔迅速觉得脸上三道黑线,不知如何作答。正尴尬间,奕劻继续说道:“所以,虽然本王一般只跟华莱士之类的媒体打交道,但侠客岛诚心可嘉,本王破例接受采访,以正舆论视听。”

岛叔迅速觉得脸上三道黑线,不知如何作答。正尴尬间,奕劻继续说道:“所以,虽然本王一般只跟华莱士之类的媒体打交道,但侠客岛诚心可嘉,本王破例接受采访,以正舆论视听。”

“是是是”,岛叔诺道,心想碰到这么个颟顸人物,交流也只能顺着他的脾气走了。于是决定先挑奕劻最得意的义和团事件处理来起个话头:“王爷,我们就从几年前刚结束的义和团事件开始吧,当时您跟李鸿章大人居中调解,劳苦功高,朝廷内外还是有口皆碑的。”

“是是是”,岛叔诺道,心想碰到这么个颟顸人物,交流也只能顺着他的脾气走了。于是决定先挑奕劻最得意的义和团事件处理来起个话头:“王爷,我们就从几年前刚结束的义和团事件开始吧,当时您跟李鸿章大人居中调解,劳苦功高,朝廷内外还是有口皆碑的。”

奕劻抚着手中的玉把件,脸上浮现一丝得意。“那都是太后慈恩浩大,天不亡我满清。想当年,庚子匪乱,外加八国联军进逼北京,京师局势危急,当时京师哪有像样的八旗兵?都是一帮酒囊饭袋。情急之中,也只好借匪治洋。当时老佛爷也是心急,一时听信了载漪等人的谎话,觉得这些匪党确有神功护体、刀枪不入,于是就鼓动灭洋。但本王经办洋务多年,怎不知洋人枪炮厉害?载漪等人纯粹是胡闹!”奕劻怔怔地说道。

奕劻抚着手中的玉把件,脸上浮现一丝得意。“那都是太后慈恩浩大,天不亡我满清。想当年,庚子匪乱,外加八国联军进逼北京,京师局势危急,当时京师哪有像样的八旗兵?都是一帮酒囊饭袋。情急之中,也只好借匪治洋。当时老佛爷也是心急,一时听信了载漪等人的谎话,觉得这些匪党确有神功护体、刀枪不入,于是就鼓动灭洋。但本王经办洋务多年,怎不知洋人枪炮厉害?载漪等人纯粹是胡闹!”奕劻怔怔地说道。

“但无奈老佛爷受了蒙蔽,作为奴才也只能顺着主子的心意来。不过这样也好,载漪想激发民愤把本王变成投降派的主意落了空。经此一役,载漪也就彻底黄了,你给老佛爷出了这么个馊主意,让老佛爷被迫西狩,作为臣子,是不是无能?”

“但无奈老佛爷受了蒙蔽,作为奴才也只能顺着主子的心意来。不过这样也好,载漪想激发民愤把本王变成投降派的主意落了空。经此一役,载漪也就彻底黄了,你给老佛爷出了这么个馊主意,让老佛爷被迫西狩,作为臣子,是不是无能?”

“王爷,您是不是谈谈跟八国联军和谈的事?”岛叔提醒道。

“王爷,您是不是谈谈跟八国联军和谈的事?”岛叔提醒道。

奕劻此时正说到兴头上,并不理睬岛叔,继续愤愤地说道:“这帮乱臣贼子全然不顾江山社稷,以本朝的实力,能跟洋枪洋炮拼吗?经此一乱,本朝谈判资本全无。他们闹得快活,得个民族英雄的美名,却让本王和中堂大人留守残京,结城下之盟,当朝廷罪人!哼,本王署理洋务多年,一心为公,到头来受这等窝囊气!”

奕劻越说越激动,嘴角微微抽搐着。突然收敛了表情,往侧身一拱手道:“幸有太后体量老臣苦心,苍天可鉴啊。”

一番话,说得义正词严,岛叔倒也有点动容了。“不过,您署理洋务多年,您的孩子载振也是加官进爵,一步不落。出国考察商业后,回国就给新设了商部,任尚书,不久又任农工商部尚书,朝中多有微词。还有那个烟花女子杨Tracy,跟贵公子的绯闻也是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呢。”岛叔道。

“杨Tracy?你说的是那个天津歌姬杨翠喜吧。本王久经洋务,也略懂洋文,你甭想蒙我。”奕劻说道,“男欢女爱的,年轻人的事。本是犬子路经天津,看上了杨翠喜,天津候补道段芝贵也是犬子的好友,见两情相悦,也就做个顺水人情,为美人赎了身。这在文人交往中,也算是一段佳话。怎想到御史赵启霖上纲上线,揪住不放,说什么权钱交易,性贿赂,段芝贵因此破格提拔,一跃成为黑龙江巡抚。这完全是诬陷栽赃嘛!”

奕劻轻轻移动茶碗盖,轻轻嘬了口茶,继续说道:“你们年轻,不懂这背后的斗争。别看这些御史们看起来都义正词严,其实也是心里有小算盘,当本王不知道?当年朝廷推干部体制改革,都察院在计划裁撤之列,御史们为保住饭碗,自然要弄出点动静,所以跟疯狗一样乱咬。最后怎么着?朝廷调查结果,‘查无实据’。”

“至于你说的黑龙江巡抚段芝贵,本王也确有私心。当时东北设省,你想东北乃本朝‘龙兴之地’,事关边疆安危,如何能安排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去驻守?小段这人本王熟悉,生性老实,忠实肯干,都是靠自己本事吃饭。本王破格提拔,也是爱惜人才嘛。”

岛叔心想,这奕劻着实老奸巨猾,一番话竟说得滴水不漏。

“但中纪委的那文章中提及,您为了讨好老佛爷,将麻将引进宫中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?”奕劻一瞪眼,“老佛爷偌大的颐和园都修了,还在乎这点小玩意?本王私心想着,老佛爷呆在宫中无趣,也总要有点乐子。麻将怡情,政事之余,略为消遣而已。哪有这么多故事!话说回来了,老佛爷开心了,朝廷就好过,况且伺候好主子,不也是咱奴才的本分吗?”

“但文中所提及的您在外国银行存款712.5万英镑,应该属实吧?”岛叔问道。

“哼,又是御史江春霖这小儿向外媒透的料!当年这小子向朝廷弹劾本王,本王会不知道他的小伎俩?宣统元年,本王力主改革,成立资政院,归并都察院的弹劾监督权,裁撤势在必行,所以这些御史只好冒险一搏,反咬一口。幸好圣上圣明,一番调查后,还本王清白。江春霖‘沽名钓誉’‘莠言乱政’,被贬回原部门。这小子也算识趣,干脆辞职不干。不干就不干,本王落得耳根清净。”

奕劻欠了欠身子,舒了口气,“不过,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,本王倒也可以坦率承认。想本王几代荣华,在任间又善于理财,投资了不少实业矿产,有点积蓄也是合法收入,不足为奇。坊间对本王的所谓贪腐谣言,本王也有所耳闻。但你想本王宦海沉浮多年,早已看惯风云,当官的还不是为自家子孙计,为自我口粮谋?本王也是俗人哪!”

奕劻嘿嘿一笑,突然转向岛叔,问道:“你知道为啥这所宅子的老主人和珅,保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?为什么恭亲王精明干练,却不讨老佛爷喜欢?老佛爷喜的是奴才们听话,贪点腐点,只是胸无大志,而精明干练,功高盖主,却是大忌啊!”

“不过,您聪明一世,没想到死后溥仪甚至提议将您谥号为‘丑’‘谬’吧,落得个 ‘密’也光彩不到哪去呢。”岛叔反问道。奕劻突然收起了笑容,脸黑得跟锅底一样。

本文由王中王精准一码一肖发布于学者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这是在狡辩吗

关键词: 王中